News01

花妞是我生平養的第一隻貓,其職責甚大,必須一肩扛起糾正我對貓長年的偏見。總覺得貓陰森森,連閻羅王的拘鬼差役都抓不住他們,讓貓贏得「九命怪貓」殊榮。

小時候,家附近有人辦喪事,我膽小只敢白天出門玩,不小心玩過頭,天色已暗,竟不敢出門了,因為喪家架的棚子就離我家樓下不遠,非得打從門前過,遠遠望去還有一口棺木。

曾幾何時,心隨境轉,比較不花稍、不騷包、不走路叮咚晃的熟女,開始愛上了貓咪的嫻靜氣質。少女時代該做的瘋狂事兒,我也做得差不多了,早期帶著點母狗性,東聞西嗅,一副到處要挖寶的過動兒樣。但升級為熟女後,賀爾蒙穩當多了,才與氣定神閒的貓咪看對眼。

花妞啊,對了,馬麻就是要像妳一樣氣質出眾,沒事在日光下舔毛,優雅地舉起後足,跨在肩膀上再慢條斯理地舔。

花妞就是這樣的大女生,伸著舌頭,每天殷勤替自己梳毛,保持潔淨,至今她的黑白花色對比仍分明。

只是,每看到花妞,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。喜的是,她的 瑜珈做得真好,母以女為貴;憂的是,唉,這個女兒存心氣我,明知道我的小肚子已容不許我擺出 瑜珈的某些 瑜珈教學難度姿勢,還故意示範給我做!

我就這樣被困在外頭,不敢往咫尺之內的家衝回去。偏偏我又看到喪家棚子內外有一隻黑貓鑽來竄去,人家不都說給黑貓跳過的死人,會起身抓替死鬼!我那時才10歲,真丟臉,還尿濕了褲子,才被慢半拍的家人出門尋獲。

從此,我很怕貓,尤其黑貓!但這份心境不知何時悄然改變?好像水到渠成,突然間,就不再愛狗了,嫌他們一身狗味,在家裡狂叫幾聲,我的心便七上八下,怕打攪芳鄰。

Unless otherwise stated,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